人物10127 項目5060 室內546 家居及產品161 文章2348 方案1334 攝影740 視頻224 圖書201 讀者來稿 最新評論21,640 所有作品11053 所有圖片148,683
費城筆記-讓路給小鴨子
微博:轉發 1 評論 0
我們甚至還可以再樂觀一些,希望為孩子們創造的“樂園”(如果它們足夠多)能影響到我們不可救藥的城市,就如同當年阿爾多·凡·艾克在阿姆斯特丹所實現的那樣——讓兒童,而不是成人,成為我們城市的主角。
POST?袁野

在派四歲的時候我給她讀過一本繪本,現在她六歲了,對這個童話依然記憶猶新,這就是著名的《讓路給小鴨子》,英文名為Make Way for Ducklings,美國童話繪本作家羅伯特·麥克洛斯基(Robert McCloskey)創作于1941年。

感恩節快到了,假期算上周末再加上請一天的假,湊夠了五天的時間,打算帶她去波士頓轉轉。放學去接她的時候,提到假期去波士頓的計劃,派的老師馬上很興奮地提醒我一定不要忘了帶派去看“讓路給小鴨子”的雕塑,說這個很有名。于是,去找“小鴨子”就成了我們去波士頓的作業了。

在波士頓親友家過完感恩節的第二天,天下起了小雨。本打算逛完Harvard和MIT后就直接回去,可派還惦記著她的“小鴨子”,于是決定帶著她冒雨前往。在小沙里寧設計的MIT小禮拜堂路邊,我用Uber叫了一輛拼車,當我們向司機詢問波士頓公共花園(Boston Public Garden)哪個門離“小鴨子”雕塑最近時,沒等司機回答,拼車同行的黑人女孩馬上說她知道,因為去年曾帶著自己的侄女去過,說這是孩子們到波士頓必去的地方。

相對于680公頃的北京奧林匹克公園而言,只有不到24公頃的波士頓花園(美國最古老的公共花園)實在是太小了,但卻精致、豐富,很多景致意味深長,還有草地上隨處可見的胖松鼠和池塘里悠閑自得的小鴨子。而根據同名童話創作的“讓路給小鴨子”青銅雕塑就在公園東北角離門不遠的小路旁——八只憨態可掬的鴨寶寶在鴨媽媽馬拉太太的帶領下,正搖搖晃晃地走向花園中央的池塘,而那里將成為她們棲居的新家園。每只鴨子脖子上還圍著彩色的絲帶,應該是昨日感恩節的禮物吧。據說這已經成了一個慣例,每逢節日都會把鴨子們裝扮一翻,顯然波士頓人早已經將這群小鴨子當作自己的“家人”了。幾乎每位路過的人都會不自覺地駐足,令這個小小空間經常人滿為患。不時有小朋友騎在鴨子身上照相,大人也忍不住參與進來,好像所有人在這里都一下子回到了童年。派則興奮地把每個小鴨子都騎了一遍,最后騎在鴨媽媽身上,說什么都不愿意再下來……

 

“讓路給小鴨子”雕塑
?袁野
“讓路給小鴨子”雕塑
?袁野
《讓路給小鴨子》繪本
?袁野

 

作為公共藝術作品,這組雕塑顯然是極為成功的,除了形態的生動,更關鍵的當然是背后陪伴了幾代人成長的美好童話。雖然是童話,但麥克洛斯基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得到素材和靈感的(據說年輕時住在波士頓的作者經常穿越公共花園去上學),所以給人的感覺仿佛是發生在身邊的真實“故事”??茨侵輝詿蠖親泳焓迨宓陌鎦鹵晃奘島腿巳寐返難悸杪璋?,那副驕傲的神態,就讓你不得不會心一笑。無論是在故事里,還是在故事發生的“真實”環境里,你會被人與動物之間的“溫情” 所打動,而自然與人之間的和諧主題和“生態倫理”的價值觀也不留痕跡地傳達出來。

這個自創作至今已經過去75年的美麗童話,早已是波士頓人的“集體記憶”,并會一直延續下去。當一則童話和她的雕塑融入市民的日常生活,并成為城市的文化基因,她對于兒童的教育意義顯然不是學校的課堂所能給予的。孩子們在聽到和讀到這則童話之后,在真實的環境中體驗故事的情境,自然而然地就會理解童話的寓言意義,心靈的滋養和人格的成長也在潛移默化之中,這難道不是最理想的環境教育嗎?

在紐約中央公園里有一座愛麗絲主題雕塑,源自《愛麗絲夢游奇境》的童話,孩子們也非常喜歡爬到上面玩,這讓這里成為中央公園最受孩子們歡迎的景點之一。但我覺得由于缺乏童話的真實情境,放在這里稍顯突兀,其藝術性和“讓路給小鴨子”相比就顯得稍遜一籌。值得一提的是雕塑旁邊的池塘(Conservatory Water),根據美國作家E·B·懷特寫于1945年的同名童話《精靈鼠小弟》(Stuart Little)改編的電影就在這里取景。實際上,童話的背景(帆船比賽一章)就發生在這里,這也源于作家懷特的真實生活體驗。這部童話也是我作為睡前故事講給派聽的,一共十五集,每天講一集。不久,當我帶派來到中央公園,真的置身于童話中所描述的場景時,真實和想象在她的頭腦中發生了碰撞,派說這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樣,就如同圣誕節前夕在街上遇到“真”的圣誕老人一樣。然而當派有些費勁兒地用??仄韃僮菪》誄靨晾錆岢逯弊彩?,我知道她一定會想起勇敢的斯圖爾特在驚濤駭浪中駕駛縱帆船并最終贏得比賽的那一幕,因為這是這部童話里她最喜歡聽的一章。

 

??刈莘?/div>
?袁野
精靈鼠小弟
?袁野
愛麗絲雕塑
?袁野

 

現實的環境賦予童話作家以靈感,而童話也反過來為物質環境注入靈魂。如果我們認可環境對孩子成長的價值,就應該會同意這樣的觀念:沒有想象力和文化的附著與融入,無論原始自然還是人造景觀都只是沒有“意味的形式”(Significant Form),其對孩子的教育也就缺乏了人文的基礎。所謂自然教育,一定不只是“十萬個為什么”似的科學課程,也不應該僅僅追求簡單的快樂,盡管讓孩子“快樂”正是我們當前夢寐以求所要達到的目標。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人們開始不遺余力地用各種手段全方位地刺激孩子們的感官,全然忘記了自然本身所蘊含的純樸力量——本來一棵大樹、一個土丘、一塊巨石,一段矮墻、一條小溪,乃至一朵云、一場雪、一道彩虹都可能成為孩子童年的“圖騰”,化為她們永久的記憶;人們好像也忘記了孩子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是需要在大量的時間和空間的“空白”中才能發生,而我們現在“塞“給她們的垃圾太多了——比食品垃圾危害更大的“精神垃圾”。

常有人喜歡談論東方的自然觀高于西方,因為我們講究“天人合一”,而西方是天人對立,我想沒有人會否認我們老祖宗的高明??傻蔽易詵殉塹墓⒗錕醋糯巴飴礪放緣乃墑笤誄醵丫艄庖蹲擁氖骷渥分疰蟻?,人行道上不時有慢跑者掠過,孩子們在開放的游戲場撒歡兒跳躍時,再反過來看我們今天的城市,恐怕難以找到“天人合一”的智慧了,我們不僅要問我們高明的“自然觀”哪里去了?今天的中國城市,還會給這一代和下一代的孩子們留下美好的記憶嗎?

海德格爾提到的“詩意地棲居”,無論是物質環境還是精神層面,對于生活在當代中國的大多數人,準確地說是成人,都只能是奢望了。不過,我們還有機會給孩子們創造不一樣的環境,因為她們的心靈天然是“詩意”的,只是需要有不同于生活現實的全新空間的容納。在這些空間里不僅僅可以盡情玩耍,還要有童話;不僅僅有童話,還要有讓孩子們可以想象和建構屬于自己童話的可能,讓她們可以暫時躲避起來,在粗糙乏味庸俗不堪的成人世界的邊緣,在屬于自己的世界里“自然”地生長,實現“童話的棲居”。

我們甚至還可以再樂觀一些,希望為孩子們創造的“樂園”(如果它們足夠多)能影響到我們不可救藥的城市,就如同當年阿爾多·凡·艾克在阿姆斯特丹所實現的那樣——讓兒童,而不是成人,成為我們城市的主角。

 

相關POST
袁野——中國中建設計集團(總部)副總建筑師、建筑專業院總建筑師、袁野工作室主持建筑師
袁野及其團隊的主要設計領域為公共(文化)及教育類建...
馬海東 admin 等2人贊過
2018.04.08
請帖個標簽,寫個點評吧!
標簽(多個標簽用逗號隔開) 登錄可保存標簽
綁定新浪微博可評論

小貼士


標簽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內容分類管理
->進入收藏管理頁。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